战星尘——第一章 萨拉米斯之战

/ 0评 / 0

10年后,2528年1月10日,天苑四星域殖民地中鼎星。

这是一颗类地行星,从太空望去就像一颗蓝绿相间的明珠,它的周围环绕着100多座大型防御激光阵列,星域内有联合国第七舰队常驻,人口30亿,设有大量造船设施是联合国几大造船基地之一。同时,建有联合国预备军官学校,戈德弗雷大学等名校,是联合国人才培养的摇篮。中心城海江市被誉为“未来城市的模版”。

行星隔离实验室。

布伦特上校隔着玻璃凝望胶囊似的医疗舱,林羽躺在其中,整个房间空空荡荡只有医疗舱放在中间,隔着透明玻璃的另一个房间,各种叫不上名字的仪器有序的摆放着,中央全息显示器上呈现的是林羽的各项体征。

“一切正常”和往常一样,自那天起,布伦特和军方每天都对他进行医疗检测,生怕遗漏了什么,有人说这是基因层面引起的与奠基者设备的共振,但这只是猜测之一,久而久之,人们就对这件事淡忘了下去。更吸引人们关注的是虫灾愈演愈烈,都希望不要降临到自己头上。自阿尔托纳接触后,虫族又出现在多个边远殖民地,并以庞大的数量压垮当地的防御体系,以寄生的方式快速的繁殖,因初代寄生虫外形酷似古老地球虫类而得名。联合国舰队到达后只能从太空轰炸来消灭虫群。各个星球的防疫工作变的更加严格。

“接下来是体能训练”,舱门打开,林羽穿上了为他准备的制服,脑中却想着另外一件事——他通过布伦特了解到自己的身世,阿尔托纳虫族的事情,父母是怎样的人。他决心无论如何都要为爸妈复仇,为此他在布伦特的帮助下加入了军队,成为一名军官预备生。

走过长长的通道,随着最后一个气闸门打开,朝阳的光芒从天际细长的黑云底下浮出照耀着这个基地,给冬日里的基地带来了一丝活力。遥远的东方,要塞都市海江的建筑群缓缓地从地下升起,标志着一天的开始。

天刚刚亮,训练场上,除了一支几十人的教官小队,和一群与林羽同龄孩子外,其他人还没起来。

“集合!”布伦特吹着响亮的口哨,“向右看齐!”

孩子们迅速排成三排,毕竟他们来这里也不是一两天的时间了,前几天的站姿训练已经让他们排出整齐的队列。林羽习惯性的站着军姿,心里想着小时候玩过的舰艇模型,步枪玩具,仿真程度相当的高,经常被布伦特老爹逼着每天站一个小时军姿,真是累啊。

“今天,将由克鲁·古拉格上尉带领你们进行训练,之后是专业课程及小组分组,这也是你们职业生涯的开端,尽情享受吧。孩子们!”布伦特上校说到。下面有小声地议论,“安静!”之后他向一个身穿迷彩服身材粗壮皮肤黝黑的教官点了点头。

“注意,全体都有,300个俯卧撑,开始!!!”克鲁上尉大声说道,快速伏地做了起来,林羽也立即跟着做,如果不跟着会被罚的。

“报告,我的理想是成为舰队司令,这些简单的耐力训练,是陆战队才会做的。”一个站着的学员说。

“嗯,舰队司令?”一个教官上前严肃的说,“那我现在是不是要叫你长官?”

“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就继续站着,不准吃早餐和中餐!!!”

俯卧撑作为军队的日常训练项目,100个算标准,难的是往后,越往后越难,手臂肌肉得不到舒缓,多做一个都比前面做十个困难。确实,200个俯卧撑已经是军队里的顶尖级别,再往上做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但这就是黑帽的标准,作为目前联合国的顶尖特种部队,他们要面对各种突发情况,强大的体力是最基本的要求。

“一百七十一”

“两百零二”

虽然是冬天,林羽头部的汗水还是不停地顺着脸颊往下滴着,汗水侵透了制服,一些学员撑不住了,便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立即被教官催促起来继续做,否则就会被惩罚。

“我要坚持下去”,林羽咬着牙坚持做着,感觉到时间过得好慢好慢。

“二百六十”

……

“三百”

不知过了多久,林羽侧躺在地,感觉身体很重抬不起来,其他人也出着大气。

“立正,菜鸟们”克鲁上尉吼叫到,“早饭过后,是理论知识学习,下午继续进行体能锻炼负重10公里越野。”

孩子们跌跌撞撞地又排成三排,听教官说罢,列队整齐地通过训练场,其它军营里的士兵也已经起床,整齐地列着队伍,几架喷气机划过天际拉出一道道白烟,机甲战士的引擎声轰鸣着,大地随着它们的脚步震动。

早饭过后,孩子们被带到一个由光滑大理石铺成的广场,竖立在广场中央的旗杆上飘扬着UNSF的浅蓝色旗帜,正中的图案是一个白色的联合国徽记。橄榄枝象征世界和平和安全,环绕着七颗星星分别代表工人,农民,商人,政客,军人,科技工作者,六芒星代表地球,两把利剑斜插在六芒星上。广场远处矗立着一座建筑:中式风格的屋顶,白色立柱,大门位于几十级宽大的阶梯之上,拱形门媚上镶刻着"UNSF预备军官学校”的字样。

他们走进一个宽大的阶梯教室,分开坐下,讲台上呈现一个身穿汉服女性外形的全息影像。

“辛苦了,克鲁上尉。”她的声音古典而美妙,顿了顿接着继续说“大家好,我叫貂蝉,是你们的理论课老师,课程将要开始了。”

教室笼罩在全息影像之中,地中海和萨拉米斯岛出现在他们眼前,玩具般大小的希腊战舰开始运动,好像是再撤退。规模庞大的波斯舰队也开始进行追击。

“这是一个引诱波斯人进入海峡的计谋。”貂蝉解说着,“在那里,在数量上占优势的波斯舰队无法展开雄伟的阵势对希腊舰队实施打击。”

当波斯舰队的先头部队接近海峡窄口时,其它战舰队列也紧紧地尾随其后。希腊战舰此时突然改变航向,掉头冲向波斯人,位于舰艏的弓箭手万剑齐发,其中有燃烧着的火箭。

立体影像放大了希腊舰船的模型,他们的作战舰只是长而低矮的三层桨座的桨帆战船,在甲板上载有大约40名陆战士兵。但是这些战船的主要武器是船艏水线下用青铜包裹的撞角。战时,每艘战船上有150名桨手,分坐在三层甲板上划动长桨推动战船前进,其速度可以超过7节。这个速度给予战船的撞角以巨大的冲撞力。

波斯人的桨帆战舰不够灵活,它们是按照跳帮作战的战术设计的。他们的陆战队员希望船与船尽快绞缠在一起,敌我通过接舷在甲板上进行混战,使战船的甲板成为一个浮动的战场。

林羽张大嘴巴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些影像。

双方的战船终于接近了,希腊舰队打头的舰船以飞快的速度冲在最前面,并用它们突出的青铜撞角猛烈撞击行驶在最前面的那些敌舰。在希腊人的冲击下,波斯人的战船不是被撞沉就是被逼回到后续舰队中去。这时,灵巧的希腊三层桨座战船,左突右撞,绕着敌人的桨帆战船兜圈子,避免被波斯人的锚钩钩住。同时,用撞角一次又一次地攻击那些挤作一团的敌人,直到最外面那一圈敌船变成一堆堆漂浮在海面上的破碎的木板为止。

当西风刮起来的时候,波斯人的舰船都忙着升起风帆逃跑。

“希腊军民拼搏赴死精神及良好战术和作战舰艇的运用保证了他们作战的胜利。虽然在实力上波斯人仍然胜过希腊人,但他们士气低落,无心恋战。至此波斯的海上交通线也不再是安全的了。”貂蝉说。

“现在进行分组,林羽,詹姆斯·兰索恩,乔什·苏斯曼,约翰·古拉格,马尔科夫·斯卡娅为一组……念到的第一位为每组的队长。每组坐到一起,快!动起来!”克鲁上尉命令着。

林羽看了看他的队员,他右边的男孩淡棕黄色的头发,绿色的眼睛,久经日晒形成的棕黄的皮肤。男孩面带倦意地冲他笑了笑。他的衣服上印着“詹姆斯·兰索恩”的字样。詹姆斯再过去是个女孩。浓密的褐色卷发、长到无法想象的睫毛,自然纯真的表情,她比林羽高一些,较瘦,“马尔科夫·斯卡娅”。她朝林羽笑了笑,并伸手过来和林羽轻轻地握了手。林羽此时感觉就像清风拂过原野,又如鲜花徐徐绽放一般。乔什和约翰也都向他打招呼,林羽愉快的点点头。

“今后的任务,不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记住你们是一个团队。”克鲁看了在座的学员一眼,鼓励地高声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